那些没有“夜生活”的中国县城
【更新时间:2019-06-21 06:54:21】 【点击数:91】 【来源:本站】

  从“十八线小县城房价过万”被热议,到百强县榜单的关注度高烧不退,县城,似乎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有意思的话题。

  郡县治则天下安。县的角色,从古至今都非常重要。目前中国有近3000个“县”,说它们代表着国家经济与社会的一个基本面,都毫不为过。

  但也因为此,在城镇化快速推进的今天,“县”无论是在现代人的世俗眼光中,还是在公共政策的关照中,都被推向了颇为尴尬的地位。

  它甚至被赋予了某种“贬义”色彩,比如很多人说一个人来自农村,很可能会以“县里的”来代指。言下之意,它是城的对立面。

  即便说代表着中国县域经济先进生产力的百强县,也同样如此。从经济指标看,它们中的很多的确不可谓不强。

  2014年,昆山成为全国首个生产总值突破3000亿的县。2017年,昆山的GDP是3520.35亿元,相当于什么概念呢?

  排在全国倒数第三的宁夏,去年GDP是3453.93亿;山西太原是3382.18亿。昆山一个县级市,比宁夏全区和太原全市的经济体量都要大,行政面积却只有前者的1.4%,后者的13.3%。

  比如,昆山的兴旺过程,几乎与相邻的浦东新区的崛起步伐高度对称。而地铁11号线的开通,更令昆山在实际上成为上海的卫星城。

  最具代表性的是位于苏沪交接地带的昆山下辖镇——花桥。花桥是全国百强镇,自身也有较强的产业基础,但它同时也是上海的睡城。

  睡成也称卧城,主要指大城市周边的大型社区或居民点,这些人口相对集中的区域,由于缺乏成熟如衣食住行、商业休闲、教育娱乐等区域功能的城市配套,人口虽大量入住,但也就是局限于晚上回家睡觉,白天照样开车或者乘车往市中心赶着上班。

  2016年,花桥经济开发区有房地产开发企业53家,完成投资72.35亿元;房屋施工面积709.625万平方米,房屋竣工面积124.64万平方米;商品房销售面积151.24万平方米。

  作为一种对比,今年1-7月,上海商品房施工面积为13181.62万平方米。如果横向的粗暴对比,我们可以说20个花桥镇一年的房屋施工面积超过上海的半年数据。

  一个镇的房地产有这么大的市场,当然离不开邻居上海的贡献。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白天坐着地铁到上海上班,晚上回到昆山睡觉,是很多申城上班族的常态。

  说到“睡城”,最初一般都是指像花桥,北京通州、天通苑、回龙观、望京等一线城市周边的区域。但随着强二线城市房价在近两年的快速上升,“睡城”已不只是一线城市的专利。

  比如,同样入选百强县的湖南长沙县星沙,就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长沙的“睡城”角色;原来的全国百强县,现已改为区的双流、郫县,也有成都的“睡城”之实。

  “睡城”,顾名思义,它是一种特殊的存在。这种特殊性,首先表现在“睡”在这里的居民的作息时间、活动范围,都与一线城市市民形成一种明显反差。

  百强县城居民“夜生活”出行目的地以公园广场最高,其他娱乐、运动、休闲场所出行频次低,但却对明星演唱会有极强的出行反馈,说明百强县的休闲娱乐方式供给明显低于需求。

  这直观的说明了“睡城”的特质,即人们真的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这里只是用来“睡觉”,而“生活”、休闲相对不足。

  因为“睡城”是作为大城市的附庸存在,人们的消费、休闲需求也主要在大城市满足,所以,休闲娱乐资源的供给,包括互联网平台的布局,也会忽视县城。这是解释县城消费活力不足的一种重要逻辑。

  2017年其人均GDP约为13万元,是全国人均GDP的2倍以上,增速为8.2%,超过全国的6.9%的平均增速。

  背靠大城市成长,扮演“睡城”角色,与此同时,公共基础设施投入、互联网平台的市场普及也优先于大城市,这些外部因素决定了,虽然不少百强县的经济实力让人钦羡,但却并没有发展出成熟的市民文化和完整的城市功能,不少县城可能依旧有着浓厚的“城乡结合部”特点,难以称得上是真正独立的城市形态。

  这意味着轨道交通建设在未来仍将进入一个快速上升期,力度至少不会放缓——在这方面不能低估地方政府对于政策的变通能力。

  以成都为例,虽然目前三圈层的区县,多数都未纳入地铁规划,但远期规划中,有12条市域铁路,金堂、蒲江、大邑等区域都将覆盖。很明显,大城市周边区县的基础设施,在未来将迎来一波发展高峰。

  这一现象其实在目前铁路运营里程靠前的多数城市都是如此,地铁在串起传统城区骨架之后,往周边区县延伸是大势所趋。

  以传统眼光来看,城市轨道交通向区县延伸,缩短了通勤时间,实际上是城市对区县的进一步吞并,如这些年流行的县改区就是直接的例子。

  但无法否认的是,区县在增强与主城区的联系后,自身也在不断壮大。而任何一个大城市都不可能摊大饼式的无限吞并周边区域,这就给一些区县的真正独立发展,提供了机会。

  在一线和强二线城市中,各互联网平台的竞争已逐步趋向饱和,百强县将是它们的新战场。近年来无论是网约车、共享单车还是网络电商发力区县市场,都已经展现出这个势头。

  这一过程,不仅将增加县城的休闲娱乐需求,同时也将催生新的就业空间,有利于县城发展出相对独立的产业体系。

  对中国城市行政区划有了解的应该清楚,在法律上,中国行政区划其实只有省、县、乡,并没有所谓的地级市概念。

  在现实层面,地级市对县域发展的“吸血”问题,近年也引发越来越多的争议。与此呼应,“省管县”的改革和试点已经在推进。

  综合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等诸多因素,有理由相信,未来中国县域经济必将进迎来一波发展,一批真正具有完整城市功能的强县将会涌现。当然,其中主要还是在现有的百强县中诞生。

  有人会担心,百强县壮大后,是否同样难逃被大城市吞并的后果?在西部君看来,“大鱼吃小鱼”的现象肯定还会有,但未来县城一旦发展起来就被吞并,或者说县城希望被吞并的情形,将会越来越少。

  过去三十年的城市化进程中,整个社会的资源都习惯涌向大城市,这也符合经济规律。但是,随着公共基础设施的平权加速,更主要的是,城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,社会的流动性下降,人们更注重生活质量,必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将宜居地选择在条件较好的县城。

  二是,每一个省,都将涌现出一个或几个比较突出的县,并拥有独立意义上的发展地位,不再是大城市的附庸。

  所以,未来县城的重要性,不仅仅是说它有一个仍待开发的万亿市场,更蕴含着中国城市发展的新逻辑和新空间。

关于我们 - 网站荣誉 - 团队成员 - 广告服务 - 网站声明 - 人才招聘 - 网上投稿 - 联系我们
Powerd by 武威信息网 版权所有
白姐精准平特肖-白小姐三字解平特-白小姐报码网站-白小姐绝杀一肖-武威信息网414188